亚洲万博体育app|万博体育app下载 | 首页

数字化校园登录入口
官方微信号二维码

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

  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教动态 >> 正文

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突破与坚守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1年11月2日05版   作者:童卫军   时间:2021年11月09日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及一系列突破性政策的出台,必将有力推动职业教育从“大有可为”走向“大有作为”。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既需要政策层面的“突破”,也需要职业院校的“坚守”。笔者认为,职业教育的“突破”主要有办学理念、层次和机制三个方面,“坚守”主要体现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制度自信上。

理念突破:职业教育类型定位确立

《意见》从顶层设计上强化了职业教育类型特色,为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打开广阔空间。职业教育战线要深刻认识“不同类型、同等重要”的基本定位,这是我国教育理念的一次重大变革,也是党和国家把握教育发展规律、职业教育办学规律、人的全面发展规律作出的一个重大判断。

强化职业教育的类型特色,须在思想上真正破除“重普轻职”的传统观念。

在优化布局结构的基础上,全面改善职业中等学校办学条件,整体提升专科层次职业学校办学质量,稳步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一体化设计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体系,推动各层次职业教育专业设置、培养目标、课程体系、培养方案衔接,从而实现纵向贯通培养。

在普通中小学实施职业启蒙教育,开展职业体验活动,引导学生认识职业、尊重劳动、热爱劳动,培养掌握技能的兴趣爱好和职业生涯规划的意识能力,探索发展以专项技能培养为目的的特色综合高中,促进各学段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渗透融通。

组织制定国家资历框架,建设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实现各类学习成果的认证、积累和转换,加快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

层次突破: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破冰

“发展职业本科教育”是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动作为,也是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环。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首次提及“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职教20条”明确提出“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意见》进一步明确提出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为稳步发展本科职业教育定下了基调。

本科层次职业学校设置坚持高起点开局、高标准开展、高质量推进,保持职业教育方向不变、培养模式不变、特色发展不变。教育部加强了职业本科教育的顶层设计,明确了职业本科学校的设置标准、专业设置的条件和程序,加强了设置工作的指导与监督。

2019年以来,共有32所职业院校开展职业教育本科试点,其中,作为公办高职院校独立升格本科层次职业学校的破冰之举,江苏省人民政府出台优惠政策,支持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开展职业本科教育试点,为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本科示范标杆校提供了范式。20217月,教育部《关于“十四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明确“聚焦关键领域、重点行业、重点区域,以优质高等职业学校为基础,稳步发展本科层次职业学校”。自此,公办专科高职院校升格本科层次职业学校限制放开。

机制突破:职教高地综合改革破题

《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中首次提出“实施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建设行动”。《意见》进一步明确“优化区域资源配置,推进部省共建创新发展高地建设”。

一是顶层设计,谋划职业教育发展空间布局。2020年,教育部相继在山东、河南、甘肃、江西等省份,在江苏的“苏锡常”都市圈、浙江的温州台州、广东的深圳等地启动部省共建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建设,推动东部省份提质培优、中部省份提质扩容、西部省份扩容提质。

二是整省推进,助力职业教育融入区域发展。20201月,山东作为首个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建设的省份,率先出台20个改革文件,建立部省主要领导任组长顶格推进职业教育等12项机制,全省16市把职教高地建设作为“一把手”工程。

三是城市试点,打造中国职业教育高质量样板。20209月,教育部与江苏省共同启动“苏锡常”都市圈职业教育高质量样板建设,发挥城市群各类要素资源集聚优势,打造丝绸纺织千亿级产业产教融合联合体和苏州智能制造融合发展中心等10个标杆项目。202012月,教育部先后与广东省共同启动深圳职教高地建设、与浙江省共同启动“活力温台”职教高地建设。深圳致力于发挥区域经济优势,推进职业教育高端发展。温州、台州致力于推进职业教育与民营经济融合发展,激发民营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新动能,探索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新方式,创新职业教育改革新机制。

部省共建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是步入新发展阶段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一大制度创新。在部省共建过程中,中央与地方联动推进职业教育大改革大发展的工作机制得以固化,极大地调动了地方与基层首创的积极性,促进形成省域间比学赶超的良性竞争机制。经过一年多的实践,点线面结合、东中西呼应的高地建设布局已初步成形,激发了地方改革活力,搅动了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一池春水”。

类型坚守: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制度自信

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的本质特征和基本模式,《意见》也将“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坚持面向市场、促进就业,坚持面向实践、强化能力”作为工作要求,进一步明确构建政府统筹管理、行业企业积极举办、社会力量深度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以城市为节点、行业为支点、企业为重点,建设一批产教融合试点城市,打造一批引领产教融合改革的标杆企业,培育一批行业领先的产教融合型企业。

《意见》还特别强调,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鼓励龙头企业主导建立实体化运作的全国性、行业性职教集团,支持企业接收学生实习实训,引导企业按岗位总量的一定比例设立学徒岗位。相信上述系列政策推出必将有效激发行业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办学活力。

当前,在稳步发展职业本科的新形势下,要引导学校坚持职业属性,既要体现产教融合的办学体制,又要体现校企合作的办学机制,还要体现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方案的系统设计、“双师型”教师队伍的建设、项目化模块化的实践教学、“岗课赛证”课程体系构建等。

(作者:童卫军系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委员、研究员)